文章来源:财经锐眼

不得不承认 ,消费板块真的是牛股集中营 。继海天味业取得“酱油茅台”的称呼后,又一消费股收获“酱菜小茅台 ”的殊荣,它就是涪陵榨菜。

近日 ,涪陵榨菜营收 、净利双双实现两位数增长,公司又趁机抛出33亿元募资扩产计划,多重利好助推公司股价扶摇直上 ,公司总市值即将跨过400亿元大关。

卖榨菜真的这么赚钱吗?文中自见分晓!

多重利好引爆股价

近日,“酱菜小茅台”成功刷屏 ,吸引了无数目光 ,它就是被誉为“榨菜第一股”的涪陵榨菜(002507.SZ) 。

消息面上,8月21日,涪陵榨菜发布2020年半年报 ,公司实现营收11.98亿元,同比增长10.28%;归属净利润4.04亿元,同比增长28.44%;扣非净利润3.94亿元 ,同比增长26.42%。

同时,涪陵榨菜发布2020年非公开发行预案 ,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亿元,主要用于乌江涪陵榨菜绿色智能化生产基地(一期)和乌江涪陵榨菜智能信息系统项目。

公司预测 ,绿色智能化生产基地(一期)项目建设期和达产期均为3年,达产后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将分别达到年均24.6亿元、4.9亿元,税后内部收益率14.13% 。

值得一提的是 ,公司控股股东涪陵国投及董事长周斌全拟分别认购13.5亿元及8000万元 ,占募资总额的43%,他们自掏腰包认购自家公司定增份额,显示出对公司前景的看好。

外界对此也高度认可 ,认为这有助于进一步巩固涪陵榨菜的行业龙头地位,还有机构上调公司6个月目标价至49.95元,无形中又给公司股价添了一把火。

当天,涪陵榨菜快速封上涨停 。今年以来,涪陵榨菜保持整体上升趋势 ,年内最大涨幅达106.88%,公司总市值增加近170亿元,达到389亿元 ,在牛股集结的消费板块顺利出圈 。

一包榨菜碾压茅台

实际上,涪陵榨菜不仅今年上半年业绩表现突出 ,过往年份也很优秀。自2010年上市以来 ,公司始终保持高增长态势,营收连年攀升,从7亿元增加至近20亿元。

同一时期,涪陵榨菜的赚钱能力也有目共睹,除2014年和2019年略有下降外 ,其他年份均呈现正增长,尤其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净利润增速都保持在50%以上 。

涪陵榨菜业绩炸裂得益于量价齐升。今年上半年,来自于拳头产品榨菜的收入金额高达10.36亿元,同比增长12.12% ,占营收比重由上年同期的85.11%提升至86.52%。

一袋小小的榨菜,看似不起眼 ,背后的毛利率却高得惊人 。从2011年至2019年 ,涪陵榨菜的毛利率从36.45%提升至58.61%,整体涨幅超过60%。

频繁提价也是涪陵榨菜业绩长虹的重要推手。据不完全统计 ,过去十年公司相继进行12次价格调整,一包榨菜的价格从最初的0.5元左右涨至如今的2.5元左右,涨幅高达400% 。

就连一向以“保值 ”“增值”著称的贵州茅台,涨价幅度也赶不上涪陵榨菜。以一瓶53度飞天茅台为例,2008年至今 ,其出厂价由438元涨至1499元,涨幅也不过242%。

有良好业绩作支撑,涪陵榨菜的股价也一骑绝尘 ,不断创出历史新高,如果从2012年的最低价算起,至今涨了近20倍(不复权) ,直接媲美茅台 ,“酱菜小茅台”的殊荣由此而来 。

而牛股从来不缺追随者,截至目前 ,涪陵榨菜股东人数达3.52万。从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来看,不乏香港中央结算公司、澳门金融管理局 、国家社保基金和汇金公司等大机构。

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在涪陵榨菜光鲜亮丽的财报上 ,一些隐藏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

在涪陵榨菜历年财报上,榨菜始终头顶主角光环,其他产品似乎只是配角 ,可以说是榨菜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公司的门面 。

今年上半年,来自榨菜的收入高达10.36亿元 ,占总营收比重高达86.52%;来自萝卜、泡菜的收入分别为5613万元、8211万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仅有4.69% 、6.86%。

曾被市场寄予厚望的泡菜,收入同比增长8.55% ,不及公司总营收增速。而公司新产品萝卜在报告期内的收入不增反降 ,降幅达到16.11% 。

可见榨菜是公司营收的主力军,结合公司频繁提价史 ,有业内人士表示,“榨菜涨价是阶段性的,至少3年才能提价一次。就榨菜行业而言 ,通过频繁提价维系高增长其实不可持续。 ”

涪陵榨菜发源于重庆市,南方地区既是公司的大本营,也是重点销售区域 。今年上半年 ,华南销售大区为公司贡献营收3.05亿元,占总营收比重高达25.46%。

然而,作为涪陵榨菜营收占比最高的销售区域 ,今年上半年华南销售大区收入同比仅增长1.1%,远低于公司总营收增幅。

此外 ,东北销售大区仍是对公司总营收贡献最小的地区 ,因为东北人钟爱酸菜等泡菜产品,对榨菜不太感冒,成为涪陵榨菜多年来难以攻克的高地 。

近年来 ,公司针对东北人的饮食习惯推出泡菜产品,产生一定效果。上半年东北销售大区收入增长16%至5705万元,但其占总营收比重仅有4.75% ,想追上其他地区还需要时间。

疫情之下因祸得福

涪陵榨菜上半年业绩大增,还得益于严格的成本管控 。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为1.88亿元、2598万元 ,同比分别下降18.11% 、13.36%。

在努力压缩成本的同时,涪陵榨菜的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却在大幅增加。尤其应收账款 ,报告期内暴增10541.35%至4108万元,增长速度令人咋舌 。

对此,涪陵榨菜解释称 ,为增加空白市场和提高与竞争对手的竞争力 ,公司调整了销售政策,对部分市场客户采取了滚动赊销政策 。

另外,报告期末 ,涪陵榨菜的预付账款达到1897万元,比期初增长238.58%,主要是增加了预付原料收购款。

这其实不难理解,2020年开年,疫情突如其来 ,餐饮行业受到冲击,与之相关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相继受到波及,涪陵榨菜作为佐餐开味菜龙头企业 ,难免受到影响。

今年一季度,涪陵榨菜实现营收4.83亿元,同比下降8.33%;归属净利润1.66亿元 ,同比增长6.67%;扣非净利润1.57亿元 ,同比微增2.27% 。

但民以食为天,疫情之下老百姓也要照常吃饭 ,当外出采购新鲜食材受到限制后,某些易储存的食物便迎来了销售高峰,挂面 、方便面、榨菜、火腿等纷纷受益。

可以说 ,涪陵榨菜就是因祸得福的典型代表,公司半年报营收 、净利双双实现两位数增长,主要是靠二季度销售发力。

在榨菜销量大爆发之际 ,公司想到了增资扩产,与半年报同时披露的33亿元定增计划,就是在为进一步扩大榨菜产量铺路 。但现实中真有这种必要吗?

大举扩产太冲动

过去多年 ,涪陵榨菜的账面存货一直保持上升趋势,至2019年末增至历史最高额4.14亿元。在今年二季度销量爆发前,涪陵榨菜一直在想办法去库存。

2019年年报显示 ,当年涪陵榨菜生产量13.14万吨,同比下降9%;销售量13.85万吨,同比下降4.12%;库存量2055.17吨 ,同比下降77.39%,这是公司主动去库存的结果 。

目前 ,涪陵榨菜的年产量大概是27万吨,而公司去年全年的总销量是13.83万吨,大概消化掉当年总产量的一半左右 ,这也是公司多年来存货整体越来越多的原因。

今年上半年,在疫情因素影响下,榨菜销量大爆发 ,推动公司业绩大增,涪陵榨菜趁机推出33亿元定增计划,扩大榨菜生产规模 ,似乎有些冲动过头了。

具体来看 ,乌江涪陵榨菜绿色智能化生产基地(一期)项目包括40.7万吨原料窖池、原料加工车间及设备,以及20万吨榨菜生产车间及设备等 。

项目建成后 ,公司榨菜窖池规模将从现有的27万吨增加到64万吨(募投项目之外,公司拟淘汰老化窖池3.7万吨),产量变成原来的2倍多 ,但这么多榨菜卖给谁呢?

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榨菜行业市场发展规模及投资前景趋势报告》显示,2015-2019年间,榨菜行业销量提升至近29万吨 ,复合年均增长率为9.31%。

按这个增长速度估算,三年后全国榨菜市场的行业销量大约在38万吨左右 ,而三年后涪陵榨菜将达到64万吨的年产量,如果没有其他新增渠道冲销量,账面存货恐怕又要增加了。

结语

上半年受疫情影响 ,很多人选择囤积食材在家做饭 ,联动到资本市场,在消费板块诞生出不少大牛股,“一瓶酱油”贵过“一桶石油”的海天味业就是突出代表 。

在消费板块普遍上涨的背景下 ,量价齐升的涪陵榨菜站到了舞台中央,在业绩大增等利好因素助推下,公司股价也扶摇直上 ,成了备受追捧的“酱菜小茅台 ” 。

如今,国内疫情已经控制住了,各行各业基本恢复正常 ,老百姓外出采购新鲜食材不再是难事,餐饮外卖也跟着热闹起来,这时候榨菜的优势逐渐消失。

毕竟 ,大鱼大肉吃多了也会腻,更何况是榨菜呢?当涪陵榨菜优势不再,谁会出来为公司的募投扩产买单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郑梦宪_韩国十大财阀家族姓氏
  • st秦岭_st中绒重组
  • 潘春晖_侯陪和
  • 国际钢协_钢铁的协会
  • 冯绍峰林依晨采访_冯绍峰
  • 涪陵榨菜涨价_涪陵榨菜增发意义
  • 绛县农廉网_山西运城新绛农廉网
  • 季小军_季小军老婆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