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梦宪_韩国十大财阀家族姓氏

作者 | 卢璐

来源 | 卢璐说 (公众号:lulu_blog)

我们之前写过韩国十大企业三星家族的故事,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好评。

其实,在三星之前,有一个企业雄踞韩国第一大企业几十年,鼎盛时期富可敌国。

它,就是韩国现代。

说起韩国现代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大马路上的现代汽车、起亚汽车都很常见。

韩国现代的产业可不仅仅局限于车,否则也不能几十年,长居韩国企业第一位,但是,所有巨额财富的背后,充斥着大量阴谋和暗算的腥风血雨。

尤其,在男权至高无上的韩国,直到现在,商界都默认着“女人不能从商”的潜规则。但,作为韩国曾经最大的企业,它的现任掌门人竟然是位女性。

她的名字,叫做玄贞恩。

玄贞恩生于1955年,是现代集团下属的现代商船的前任总裁与现代电梯最大股东金文姬的二女儿。在韩国著名的梨花女子大学读完了社会学本科和研究生。

她在21岁时,嫁给了韩国经济界叱咤风云的现代集团,郑五公子郑梦宪。

玄贞恩的人生,最初并不是朝着大女主掌门人的方向发展的。自从她加入现代邓家,入门后就是生孩子、养孩子、几年生了两女一子,做好了一辈子贤妻良母的准备。

婚后二十余年,玄贞恩对内相夫教子,对外热心慈善,恪守着一个豪门主妇的标准职责。

任何人都想不到,这样一个深居简出,做了二十多年全职太太的中年妇女,会在48岁时被匆忙地推上家族内斗的商业舞台,与叔侄争夺财产。

如果说三星林世玲面对的是男权社会的性别欺压,玄贞恩经历的则是刀刀见血,骨肉相虬的夺权之争,真的是好大一副宫斗大戏,步步惊心。

而这一切,还要从现代集团的创始人——郑周永先生说起。

郑周永

1915年,郑周永出生在朝鲜的江原道通川的一个世代务农的贫苦家庭。

家有八兄妹,他排行老大。从10岁那年起,父亲在每天凌晨4点就叫他起床,带他赶15里的夜路去地里干活。要他给弟妹以身作则,做一个实干的农民。

日复一日的苦苦耕田,郑周永渴望着能走出农村。自小学毕业后,他已经离家出走了三次,但每次都被父亲抓了回去。

第四次终于成功,郑周永逃到了汉城(现韩国首尔)的一家米店,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从伙计做到了掌柜。

但没过多久,日本侵华战争爆发,日本对朝鲜实行粮食配给制,命令私人米店必须全部关门。

米店的突然夭折给郑周永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失去经济来源的他,一度需要靠外人救济才能勉强维持一家的生计。

但他并未灰心,反而咬牙借了笔钱,干起了当时风头正劲的汽车修理业,不过才开业五天,工厂又毁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可能真应了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吧,郑周永的前半生实在过于飘摇,以至于可能把一辈子的坏运气都用完了,好日子全在后头。

1940年,郑周永在汉城(现韩国首尔)成立了当时罕见的汽车修配厂,这是现代集团最早的雏形。

具有敏锐商业嗅觉的郑周永发现,建筑行业比汽车更赚钱。随后,他又创办了“现代土建社”。

1950年,郑周永将“现代汽车修理所”和“现代土建社”合并为现代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从此拉开了创建“现代王朝”的序幕。

经过49年多的发展,郑周永率领现代集团在韩国创造了一系列让人叹为观止的辉煌。

1992年,现代集团的销售额占到了韩国整个国民收入的16%,涉及的领域包括电子、建筑、汽车、钢铁、造船、石化……成为韩国当之无愧的第一企业。

上世纪末的整整10年中,现代集团一直雄踞韩国大企业集团排行榜榜首,总资产高达97万亿韩元,年销售额相当于韩国政府全年的预算。

难怪当时的现代员工自豪地说:“世界了解韩国,是从了解现代开始。”

可是,越繁华的豪门,越有恩怨,尤其像是有8个儿子的郑周永,家庭并不像事业那样顺风顺水。

1982年,郑周永的长子郑梦弼“意外地”在车祸中丧生。“太子夭折”,给后来那场举世闻名的“王子之争”埋下伏笔。

8年后,四子郑梦禹不堪疾病折磨又选择了自杀。

随着郑周永年事渐高,“传位”的问题渐渐提上日程。当时,家族内外盛传,在郑周永的八个儿子中,排行第五的郑梦宪,最有可能接任会长职务。

郑梦宪

郑梦宪掌权的风声虽高,但在依然保留长子继承制传统的韩国,让老五越过众多兄长,执掌家族企业的最高权力,这真的是一件有悖常理的事情。

这时候玄贞恩,只是郑梦宪背后的家庭主妇,没有权利,更没有野心。

而且郑家一向有严格的规矩:禁止女人参与企业事务。玄贞恩只是在家中,偶然听到郑梦宪提及企业生产经营方面的大事小情。

但是打从心底,她并不认可丈夫的诸多行为,在她眼里,郑梦宪对于父亲郑周永,是“盲目崇拜”的。

“有父亲大人在,什么困难都能克服。”这是郑梦宪的口头禅。

郑家的规矩是,只要儿子们在首尔,就必须和父亲共进早餐。但只有郑梦宪二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从来不缺席。

哪怕前一晚应酬得再迟,酒喝得再多,他也会随太阳一同爬起来,乐呵呵地赶去,低眉顺眼地跪坐在地上,陪父亲喝酱汤,从无半句怨言。

郑周永

1992年,七十七岁的郑周永决定参选韩国总统,商人的惯性思维,使得他的一切举动都与钱挂钩。

结果,郑周永被曝挪用公司资金充当竞选经费,危机之下,是郑梦宪挺身而出,包揽一切罪责,代父坐牢,在一个偏远地区呆了好一段时间。

实际上,决定竞选总统后,郑周永遭遇到了来自家族内外及企业内外的空前阻力,就连他一手栽培的得力部下、后出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当时也公开表示反对,反对无效后,还从现代集团愤然出走。

但郑周永的执着,任何人都挡不住。郑梦宪坚决支持父亲的执着,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

郑周永的政治野心太大,韩国总统竞选不上了,就要花巨资去投资朝鲜的金刚山旅游项目,郑梦宪明知道会赔钱,但从未提出一字反对意见,全部照做。

1998年,八十三岁高龄的郑周永再度突发奇想,赶了五百头黄牛,从韩国的板门店穿过南北军事分界线,进入朝鲜,开启了一场全球瞩目的“破冰之旅”。

当时一片哗然,公众嬉笑怒骂之声不绝于耳,家中的几个孩子也都觉得脸上挂不住,甚至不再同郑周永一起吃饭。

而走在郑周永身旁的,除了哞哞叫的牛群,依然是他最坚定的支持者,五子郑梦宪。

郑周永说的一切,郑梦宪都觉得非常有道理,或者说,他根本不会思考是否有道理,听父亲的指令总是没错的。

这从某种程度上,也和郑周永年轻时的性格很像。

现代集团创立初期,作风激进,成长迅速,引起了热衷于用雷霆手段,推进国家经济的朴正熙总统的注意。

他找来郑周永,详述了一系列漫长而复杂的建设计划,其中就包括修建一条从汉城到釜山的高速公路。

他问郑周永:你能做到吗?

郑周永毫不迟疑地回答:我能做到。

私下里,朴正熙的亲信幕僚忧心忡忡地问郑周永:你听懂总统想做什么了吗?

郑周永老老实实地作答:没听懂,可是,即使没听懂,我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

当时,全韩国甚至找不到一位可以设计高速公路的建筑师。

郑周永率领现代建设用了整整两年时间,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建成韩国有史以来的第一条高速公路。

其后,现代集团也获得了一大笔政府资金,用于建设亚洲第一大造船厂。郑周永打算一口气修造八个船坞。

贴心部下提醒说:有三个就足够了,造八个完全是浪费。

郑周永不动声色:按标准造三个,其他五个,有大致的模样就行,省下来的钱,用来投资其他领域。

可以说,正是这种实干加精明的组合,让郑周永白手起家,成功缔造了一个超级现代帝国。

所以,即使外界有不少人把逆来顺受的郑梦宪称为“小郑周永”,玄贞恩是完全不同意的。

郑梦宪在健在的六个儿子里,论资历、手腕和格局,都排不上前,如果不打“感情牌”,怕是很难拿到现代的关键性产业。

而且,在玄贞恩看来,丈夫郑梦宪与公公相比,无论在哪个方面,都稚嫩得很。

作为妻子的玄贞恩,尚且对丈夫的言行难以认可,何况是同样觊觎着家族财富的其他兄弟。

性格强势的次子郑梦九,曾经公开指责郑梦宪:任何项目,不管赚钱赔钱,只要老爷子高兴,你就干,这也能叫做生意吗?

郑梦九

同时,郑梦九也无数次地问自己:能接受懦弱无能的五弟居于自己之上,做自己的大家长吗?

答案当然是:绝对不行。

因此,父亲郑周永尚在世,他就向弟弟发起了公开挑战。

2000年,担任现代集团联合会长的他,趁同为会长的郑梦宪去国外出差之机,彻底清洗了高层,安插进大批自己的亲信。

闻讯归国的郑梦宪对此反应强烈,官司直接打到了郑周永的病榻前。

对玄贞恩来说,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郑梦宪愤怒到不可控制的程度。

“王子之乱”的爆发令现代集团接班人问题提前摊牌,郑周永被迫做出最终抉择,由五子郑梦宪担任现代集团唯一的会长,同时为补偿与安抚败将次子郑梦九,把现代汽车交给了他。

表面看起来,郑梦宪赢得了胜利,但玄贞恩却隐隐担心,现代汽车是整个集团的最优质资产,现在落到郑梦九手里,将来可能成为隐患。

而且,她还有另一位小叔子,老六郑梦准,野心勃勃,精明强干,手里牢牢掌控着另一大优质资产现代重工,将来也有可能成为麻烦。

郑梦准

玄贞恩的预感无比准确。

2001年3月,郑周永会长去世,郑梦宪接掌现代集团。初期一切风平浪静,外界以为权力转移已实现软着陆。

但玄贞恩知道,紧张的角斗在幕后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经过复杂的股权运作,三个月后,郑梦九宣布,现代汽车脱离现代集团。

紧随其后,郑梦准也宣布,现代重工脱离现代集团。郑梦宪眼睁睁看着兄弟们“三家分晋”,完全无力阻止。

失去这两大块优质资产后,原本的现代集团已名存实亡,企业规模跌出韩国十强之外,从此被媒体称为“小现代集团”。

郑梦九和郑梦准

郑梦宪无力阻止集团分裂的原因之一,是他担任董事长的现代峨山正深陷朝鲜业务泥潭,尤其是他曾经听从父亲命令,不顾一切去做的金刚山旅游项目,亏损严重,几乎有可能把现代峨山拖垮。

而且,更大的麻烦接踵而至,韩国司法部门开始调查他,主因是当初为促成韩朝首脑会晤,同时借机开拓朝鲜业务,现代集团曾先后送给朝鲜方面五亿美元。

检察机关一次又一次传唤郑梦宪,每当他出现在镜头前,都会引发媒体的狂欢。

有些媒体的说法相当难听:是郑梦宪用这五亿美元,帮金大中总统买到了诺贝尔和平奖。

当然,实际上,任何一个韩国人都清楚,所有的决策,都是老爷子郑周永做出的。但故人已去,当初的忠实执行者郑梦宪逃无可逃,黑锅只能由他来背。

玄贞恩深深理解郑梦宪这种内外交困的压力,但她不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只有虔诚祈祷,希望思维单纯的丈夫不要咀嚼苦痛,睡一觉就什么都能好起来。

但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理由特别优待任何人。

一直无视痛苦与压力,固然可以证明你意志力强大;可痛苦与压力,并不会因此自动消失,它们只是埋藏得更深了而已。

长此以往,日积月累,一旦压制不住,它们一次性总爆发,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2003年8月3日,郑梦宪与妻子儿女在首尔一家高档餐厅共进烛光晚餐,第二天凌晨,他在现代集团总部十二楼办公室推窗跳楼自尽。

玄贞恩和儿子

孩子年幼,还没等把眼泪擦干,玄贞恩就被推到了现代集团会长的位置上。这一年,她四十八岁。

当初扶她上位的人,不过是见她孤儿寡母软弱可欺,想制造个傀儡好垂帘听政。

不曾想,玄贞恩不是一般的韩国女人。

媒体突然才发现,韩国好像诞生了史上第一位女性的大企业领导人。

置身高处不胜寒的金字塔最顶端,玄贞恩终于彻底了解,曾经压在丈夫肩头的责任与压力有多重。

英明一世的郑周永前会长,怎么都会想不到,应该把一切责任揽到自己头上,从而留下一个清清白白的儿子,好让他堂堂正正地当接班人呢?

因为最喜爱,所以就把最苦、最累、最脏的活交给五子郑梦宪,这到底是出于什么逻辑?

可见,老爷子嘴上再怎么喜欢郑梦宪,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核心产业不能交给老五,他能力不足。

亲情的大网早已破洞百出,丝丝缕缕地渗透出算计、攀比、阴谋和冷血。在这种量级的财富面前,亲情好像是一个美到有点可笑的幻梦。

面对巨大的财富与权力,明明是亲兄弟,反而不如外人,可以瞬间互为豺狼,甚至比豺狼还要残酷无情。

这种残酷无情,当然不会只折磨郑梦宪,很快,玄贞恩就迎来了针对她的暴风骤雨。

据与郑氏家族有密切往来的人士表示,郑梦宪死后,郑家一直对玄贞恩独掌现代集团大权心存芥蒂,尤其是在玄贞恩有意将自己的长女培养为继承人后,郑家十分担心郑周永留下的嫡系企业流落他姓。

现代集团内乱,导致股价大跌,集团核心企业现代电梯面临被并购的危险。有海外企业大举收购现代股票,意图控制经营权。

此时的玄贞恩,没有足够的资金增持股份,无奈之下,她抱着血浓于水的希冀,向郑家各房的当家人求援,当然,郑梦九除外。

当时肯伸出援手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郑周永的弟弟,金刚高丽化工实际控制人郑相永。

郑相永

由他出面收购一定比例的股权后,来自海外的危机终于解除了。

可是,他却好像坐上了惯性的快车,完全没有收手的迹象,摆明是想一鼓作气,夺得足够股权,从而最终控制现代集团。

到2004年初,郑相永所持有的现代电梯股份已经达到21.47%,差一步就全面接管。

当时,离郑梦宪自杀还不到4个月,尸骨未寒。

玄贞恩万万没有想到,曾经被视作唯一靠山、感恩戴德的小叔,摇身一变就要把她往绝路上逼。

玄贞恩别无他法,几乎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来了个破釜沉舟——她毅然宣布,向全社会增发股票,宁可把现代集团变成公众企业,也绝不让郑相永的图谋得逞。

幸亏,郑相永收购股权超过5%时,并未及时公告,被证券监管机构判定违规,所购股票必须出售。玄贞恩才得以保住现代集团。

相信这次的争权,结结实实地给玄贞恩上了一课。她在“实操”中切身地体会到,财富和权力对人性的倾轧。地位的稳固,必须有足够的谋略做铺垫,否则都是零。丈夫郑梦宪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确实郑氏家族的内乱并未结束。更残酷的争夺早已埋下伏笔,但日后的玄贞恩,早就不是那时因为筹不到钱而掉眼泪的她了。

2006年4月,现代集团的“小叔子郑梦准和嫂子玄贞恩之间的经营权纷争”正式展开。

这是继现代汽车会长郑梦九和现代集团会长郑梦宪展开争斗的“王子之乱”、郑相永和玄贞恩之间的“叔侄之乱”之后,发生在现代家族内的第三次经营权斗争。

2006年4月27日,在郑梦九因经济犯罪案被拘捕的前一天,郑梦准开始了入主现代集团的第一步行动。

郑梦准担任大股东的现代重工突然宣布,收购现代集团的核心分公司现代商船26.68%的股份。他公然宣称,这么做,是怕老父一手创下的现代集团,最终落入外姓人手中。

此言一出,韩国舆论一片哗然。

玄贞恩抓住郑梦准话中的把柄,把这一事件由金融性质上升到性别性质,直接把家丑摊开摆在社会面前。信手拈来小叔子做反例,字字见血刀刀见肉地声讨,打得郑梦准毫无还手之力。

她说:“郑梦宪会长过世不到3年,他的兄弟同时也是他儿子的叔叔郑梦准议员就想抢夺现代集团的经营权,这让我不得不反思家族的意义所在。”

继而,玄贞恩就现代家族内部提出的“嫡统”问题反驳说:“我是嫁到郑家生活了30年的郑家人,郑梦宪会长的子女也全都姓郑。郑梦准议员所坚持的‘应该由直系子孙经营’的说法是落后的、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认识。”

然后,她进一步延伸开:“在发达国家,已经基本不存在那种经营权代代相传的家族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已成为现代企业的第一选择,而这也正是韩国企业努力的方向。”

玄贞恩此言一出,果真在国内引发议论狂潮,以韩国女性团体协议会为代表的团体,纷纷声讨郑梦准的性别歧视,并且“自发地”掘地三尺,把扑朔迷离地丑闻蔓延开来。

郑梦准在经济方面确实不干净,眼见着有些事情就快要兜不住了,他偃旗息鼓,匆忙下场。

玄贞恩又一次涉险度过难关,并且还不罢休,进一步将此次事件定性为“敌意收购”,挫掉了郑梦准最后一点东山再起的勇气和可能。

在现代集团的员工眼中,玄贞恩性格爽朗,外柔内刚,遇事反应快,判断力强,决策果断。“乘风破浪”是她经常挂在嘴边,和写在书面的词。

此后,玄贞恩的性格越发利落。2005年,现代峨山公司副总裁金润圭腐败案发,玄贞恩毫不犹豫,火速将其撤职。

金润圭此前长期负责现代集团在朝鲜的事务,颇得朝鲜高层的信任,玄贞恩的此番动作,引发了朝方的剧烈抗议。

玄贞恩一反此前的温和,不卑不亢:“如果说对腐败管理者的人事调查是错误行为,我会选择正直的良心,而不是卑微的经济利益。”

她还曾给公司内部员工发出邮件,要求他们“每天都KISS”——“Keep It Simple & Speedy(简明迅速地处理工作)”。

玄贞恩参加中国驻韩使馆招待会

在她看来,“在全球经济陷入危机状况的现今,情况越是复杂越应该具备洞察力,将工作简单化”。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比其他竞争者快了一步。”

2012年到2013年,现代集团在她手里的10年间,销售额翻了番,达到11.7万亿韩元,总资产规模也上涨了两倍。

曾经危机重重的现代集团,在这个“家庭主妇”手里起死回生。若是在2020年顺利实现70万亿韩元营业额的目标,现代集团有望重回韩国企业十强行列。

2015年9月上榜《财富》杂志亚太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

韩朝金刚山旅游交流活动现场

左三为玄贞恩

不仅在商场上有着相当的头脑,玄贞恩还继承了公公郑周永热衷于政治的特点。

有媒体披露,她曾作为财阀代表跟着总统出访其他国家。此外,为了完成公公、丈夫未了的心愿,玄贞恩多次赴朝,和金正日、金正恩都有过会面,一心想要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

随着年岁渐长,玄贞恩也早已开始着手布局让长女郑志伊接班了。

毕业于首尔大学的郑志伊,在父亲去世后进入现代商船财政部工作,两年后升任集团通讯分公司(现代UNI)专务。

她已经三次随母亲访问朝鲜,与金正日会晤,正是这三次公开露面,释放了玄贞恩将传位给长女的信息。

从左到右依次是:玄贞恩、金正日、郑志伊

玄贞恩的长女郑志伊如今已经独当一面,被视为现代集团的下一代接班人。

想到早先“女子不得干政”的家族沿袭,现代集团如今在“母女经营”之下欣欣向荣,着实令人感慨。

作为韩国第一个女性的企业掌门人,在位十多年间,玄贞恩让社会看到了女性领导人的风采、力量和智慧,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国民对于女企业家的偏见,也为自己的女儿能够顺利继位铺平了道路。

英国经济日报《金融时报(FT)》这样介绍她:“玄会长在困难时期突然掌管现代集团,在将企业的外延拓展向国际市场的方面做出了贡献”,“运营有海运、电梯、资产运用、对朝项目等多种事业”。

并且将她选入“2011年世界50大女性企业家”,她是其中唯一一名韩国人。

据传,玄贞恩还是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智囊团的八大神女之首,可想而知这个女强人到底有多厉害。

从家庭妇女一步步地走到今天,临危受命的玄贞恩,从郑梦宪去世的那一天起,再无人护她周全。深陷豺狼虎豹遍身的丛林中,最终完成绝地反击。个中心酸,难以想象。

我不止一次从这些女人身上看到一种不输给男人的力量。她们在厨房里、在墩布旁、在接送孩子的路上,不过是自发敛起翅膀,捍卫自己的家。

可若是有天,她们愿意振翅而飞,家不过是隔间,天空才是世界。

卢璐:有两个女儿的留法服装硕士、作家,新书《和谁走过万水千山》,正在热卖。行走在东西方文化差异裂痕中间的,优雅女性自媒体。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相关文章

  • 郑梦宪_韩国十大财阀家族姓氏
  • st秦岭_st中绒重组
  • 潘春晖_侯陪和
  • 国际钢协_钢铁的协会
  • 冯绍峰林依晨采访_冯绍峰
  • 涪陵榨菜涨价_涪陵榨菜增发意义
  • 绛县农廉网_山西运城新绛农廉网
  • 季小军_季小军老婆个人资料